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别和我的往事过不去

我坐在灯下等苏凉回家。面前的餐桌上,是我精心准备的几个小菜,还有一瓶长城干红。我的心里是无法言说的满足与幸福。
  
  原来,有一个男人让你心甘情愿地等待,并且你知道他会准点回家的感觉是如此幸福。
  
  但是那一夜,我等回来的苏凉,不知在哪里喝了酒,回来后我去扶他,他竟然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像不认识似地看着我冷笑。我问他笑什么,他说他笑自己,笑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我不知他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不敢贸然接他的话,我想把他扶到床上去,还想弄一杯醒酒的蜂蜜水给他。但是他说不必了。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呆怔在原地。曾经想过婚姻会将激情消磨殆尽,曾经想过N年之痒的时候我和苏凉会无法过下去然后争吵离婚。但那不过是一个女人在幸福之余的杞人忧天而已,心的深处,谁不渴望婚姻天长地久?但是苏凉说离婚吧,在我们结婚半年多,尚且称得上新婚的时候。
  
  我说,你开玩笑呢?是不是在外面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妹妹丢不开手了?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空洞无比。
  
  他说,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是,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的心渐渐凉下去,给我一个理由先。
  
  孟祥林。
  
  这三个字是从他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有一种尖锐的痛从心底最深处开始冒上来,泪水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原来所有的幸福都是假象。
  
  在我已经忘记了往事的时候,别人却兴致勃勃地把它重新翻出来,秋后算账。苏凉已经收拾了衣物,搬到公司宿舍里住。
  
  我想起了孟祥林。
  
  那时候我初出校门,不过22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对爱情充满了憧憬。孟祥林是我的上司,三十多岁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是成熟的魅力,对情场经验一片空白的我而言,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开始的时候,只是暗恋。他再好,也是已婚男人,我提醒自己,有一些风景,只适合远观。
  
  如果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暗恋,后面的故事就不会发生。但是他开始和我暧昧起来。在工作中不动声色地照顾我,出去吃饭每次都无意地坐在我的身边。他眼神忧郁,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他的不幸福,于是,我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一颗芳心,倒在了他的怀中。
  
  我和他在一起三年,去医院做过人流,在一次又一次的等待成空中才渐渐明白,爱情不过是他猎艳的借口。他从来就没有离婚的打算。而我,除了嘲笑自己的天真和愚蠢,惟一能做的就是和他分手。那是我的第一场恋情,只是,我爱错了人。
  
  我离开了那个让我伤痕累累的城市回到了家乡。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来平复心中的伤痛。我在新的工作、新的环境中重新发现了生活的可爱,我渐渐地忘记了孟祥林,到最后终于彻底走出了那段往事。
  
  我和苏凉是由相亲开始的。苏凉子承父业,大学毕业后就在父亲的公司里任职。少年得志。自然英气勃发,我是真的打心眼里喜欢他,觉得能和他一生一世也算是老天待我不薄。
  
  我不知道苏凉是如何知道孟祥林的。我只想挽救我短命的婚姻。
  
  我打苏凉的手机,我说:你听我解释。
  
  他说:是否告诉我没有此事。
  
  我说:确有此事。
  
  他有些怒: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说。
  
  话筒里就只剩下收线的嗡嗡声。
  
  我锲而不舍地拨打苏凉的手机,他十分不耐烦:你究竟想要怎样?
  
  我说:我想和你谈谈。他终于同意。
  
  我十分不愿意细说从前。那些伤口都已经结疤了呀,重新揭开照例会血淋淋的。但在苏凉的逼视下,我不得不开始讲述,往事开始一点点地痛,我的泪水开始肆意横流。那一刻,我莫名地恨起苏凉,他有什么权力逼我讲述生活中不堪回首的往事?就因为他是我的丈夫吗?
  
  他说:我一直以为,以为你冰清玉洁……
  
  我几近崩溃了:是你太天真了还是我太天真?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已经28岁了,我在你面前装纯情了吗?我并不是要给某某做情人,我只是爱错了人,难道我六年前谈恋爱还要对你负责吗?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怕我不娶你?你敢说你不自私?苏凉这个男人,他逼视着我。
  
  我给了他一个耳光。
  
  一个人的夜里,我把自己扔在地板上。就在几天前,他还赖在地板上,趁我不备,将我从床上拉下来。在地板上滚成一团。
  
  转瞬经年的沧桑。
  
  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他?
  
  因为我觉得在遇到他以前,我是属于自己的。有人说过: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是一样的,在遇到他们真心爱上并且愿意终身相守的另一半之前,他们都仅仅属于他们自己,他们有权决定自己做什么,不做什么,他们只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并不承担对没有到来的另一半的责任。
  
  我喜欢这段话,我也认同这段话。我在28岁的时候才认识苏凉,之前的28年是属于我自己的。
  
  我后悔爱上孟祥林这个男人,后悔自己明知道不能和他开始却还是陷了进去,但是谁在年轻的时候不犯错?虽然做错了事,但我也因此承担了带来的后果,我觉得我能对自己的青春往事负责。
  
  苏凉想当然地认为我在他之前没有故事。是他的天真,是男人的一厢情愿罢了。其实,以他的阅历,应是不难想到的。为什么就解不开这个结呢?
  
  苏凉固然优秀,但我也是一个同样优秀的女人。我的往事只是一段错误的恋情,因为这段往事,因为那些痛苦和煎熬,我变得豁达睿智,温柔大度。
  
  我知道苏凉也曾经有过失败的爱情,我并不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那是他的往事,是在我之前的故事,我没有权力追究,我充分地尊重他。
  
  也因此,我以为苏凉也会充分地尊重我。
  
  所以,我没有告诉他。
  
  越想越不甘心,一想到苏凉这会儿可能正美美地睡大觉,我就气愤,毫不犹豫地拨打他的电话。
  
  电话一通,我就说,苏凉,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然后不等他说话,我就开始说,现在这个社会,女人在婚前有自己的性经历是正常的,一个真正的精明男人,要看重现实,不要被那一张薄薄的膜愚弄。须知,一张处女膜并不代表什么,最重要的是她的心灵世界,她的精神品质……
  
  末了,苏凉懒洋洋地说:我还用得着去看心理医生吗?你不就是一个心理医生吗?
  
  我哭了,我说:苏凉,你还爱我吗?
  
  苏凉沉默了,然后说:我想还是爱你的吧,否则我不会这么痛苦。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几天,好好想一想再说吧。
  
  几天后,苏凉回家了。
  
  我扑在他怀里,喜极而泣。
  
  他捧起我的脸,说:宝贝,我决定原谅你了,说一声“对不起”,我们一切重新来过。
  
  他语气里施舍的意味让我感觉刺耳,仿佛这一场婚姻的决定权全然在他一个人手里。我说,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在我认识你很久以前,那些事就发生了,我为什么会“对不起”你?反倒是你,为这样一件往事反复折腾。你应该说对不起。
  
  苏凉说:我作为一个受伤的男人,一个被欺骗的丈夫,要求妻子说一声“对不起”不过分吧?事实上我从心里已经原谅你了,渴望听到一句口头的“对不起”也听不到?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避开了。我恍然明白,他心上的一个结,并没有解开,只是暂时把它放到一边去了。从此我不能有任何行差踏错,他随时都会用这件事来鞭策我,提醒我。
  
  而我,并不想一辈子活在往事里。
  
  我谓然长叹:苏凉,还是离婚吧。
  
  为什么,我已经原谅你了。
  
  因为你没有把它放下,而是藏起来了。而我,不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并不需要你的原谅。短暂的幸福就此打住。有些往事,从来都只是一个人的,如果把它当成两个人的,那是你我都无法背负的心灵重荷。
        寿南山ldquo海味中药rdq-很难学到的ldquo民间拨筋绝技r-算命的说ldquo狐狸精rdqu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