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婚姻不要强

婚姻法则:强强配,总得有一方要退
  
  两年前,去谈广告代理的程宏走进客户公司时,第一次看见了给员工开会的沈灵。那英姿飒爽的劲儿一下将无比挑剔的他吸引住,一来二去,两人真的开始交往。
  
  沈灵性格强势,处处喜欢做主。程宏的父母担心儿子以后吃亏,苦口婆心地劝他:这女孩你可驾驭不住,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的。可热恋中的他哪顾得了那么多,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程宏觉得自己这样力求完美的人就需要这种能和他一起进步的妻子,何况,“她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以后对家庭也会很负责。”
  
  他说得没错,沈灵确实很“负责”。从准备婚礼、房子装修到婚后蜜月,沈灵追求完美的程度远远超过程宏,彻底把他的气场搅“衰”了,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程宏此时却乐得轻松,大男人有包容心,何况媳妇会操持,这还不好?
  
  但公婆渐渐不乐意了。沈灵指挥程宏,一点商量空间都不给儿子留,男人再怎么包容,处处被妻子压着,总归对日后两人的相处不太好。婆婆有心提点,却怕精明的媳妇多心:当丈夫的都没说,老人发言,有干涉夫妻内部事务嫌疑。
  
  “程宏,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啊?”结婚半年,程妈就想把孕事提上日程。还没等程宏开口呢,沈灵就发话了:“妈,咱还年轻,不着急!”接下来,她逐条给婆婆分析怀孕生子为家庭带来的不便,完全忽略了丈夫的反应。
  
  程宏其实是渴望孩子的,他当即反驳:“我都30岁了!”“30岁咋啦,现在30岁正年轻,没结婚的还都一大把呢!”沈灵半是强势半是柔情地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
  
  老婆也是为了家里好,就让她做主吧,这似乎成了两个人的“婚姻法则”。虽然有时候,程宏也会觉得妻子的话太过直接,让自己很难堪。
  
  装修引发的争执
  
  战争的爆发源于一场装修。
  
  2012年年底,程宏所在的广告公司没熬过经济危机,倒闭了。沈灵正准备在商业步行街上开个餐饮店,听到消息,她立刻决定把店交给丈夫。程宏起初很犹豫,却被父母怂恿:去,你老婆总是要生孩子的,以后这生意还得你来操持。
  
  虽然是接手妻子的店,但自尊心这东西,大男人就该审时度势,拿得起放得下。程宏第二天就信心十足上任,走水走电设计厨房布置店面。正忙得不可开交时,沈灵不知为何驾到了。绕着店走了一圈,一开口就是批评意见:“老公,你这欣赏水平不行啊,墙面明天重新刷吧,厨房传菜口的设计不合理,把门打掉,地面的瓷砖换成防水的,台阶抹平变成斜坡……”
  
  “我觉得墙面的颜色挺好,你想用的颜色太素了。”他为自己辩驳了一句,却引来沈灵的长篇大论:从餐饮装修的流行趋势,到心理学上的颜色细节搭配。听到妻子当着设计师和一群工人的面否定自己,程宏再有包容心也忍不住火了。那些话虽然婉转,却句句绵里藏针。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妻子在外人面前毫不给自己面子。他不是不乐意重装,就是讨厌沈灵什么事都压自己一头的做法。以前觉得有个能力强的妻子是好事,现在,那份轻松自在荡然无存。
  
  “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这个家是不是完全没我说话的份儿?”晚上,他终于忍不住了。门被撞击发出的声音刺得沈灵的耳朵生疼。
  
  沈灵也傻了,她完全不解为什么一向温和的丈夫居然向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平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她来操持,怎么自己倒成了受气包?
  
  她立刻冲出去找程宏理论:“你什么意思?这个家是你管得多还是我?”
  
  “是你,全是你,可你知道别人都怎么说我的?说我没有你强,做什么也没有我插手的份儿。在家里,我让你,是我的义务。在外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尊严吗?”程宏承认妻子是比自己强,但他又不是吃软饭的,老被人提醒这件事让他心里憋着一把火,再不喷出来就能把自己给烧了。
  
  当她放手时
  
  程宏几天都没回家,离家出走这种小女孩的把戏,他一个大男人也运用得活灵活现。
  
  两口子闹矛盾,朋友们却都帮程宏说话。沈灵生着闷气,无处诉苦。做生意这一道,程宏还是个小学生,她怎么放心?可她也知道自己不先妥协,这事就没完。叹口气,沈灵给程宏发了条短信:“你自己去折腾吧!新店的事我再也不插手了!”
  
  第二天,程宏就像得到糖果的小朋友,屁颠颠地跑回来了。沈灵又好气又好笑:果然像个孩子,只要对他好一点点,他就这样满足。
  
  一般的饭馆,开张三个月就能预测出未来的前景。一个月过去,程宏的店门庭冷落,在熙熙攘攘的步行街销售额倒数第一。这时的沈灵,正在附近的三线城市考察市场,策划承包商城小吃城。看着早出晚归、事业越来越好的沈灵,他急了。为了不在老婆那里再丢面子,他想到把自己名下的这家店卖掉,改行去做酒吧。他对失败总结的原因是,自己对餐饮根本不热爱,对不热爱的事哪来的热忱?
  
  做酒吧的资金在哪儿?转让这家店或许能够凑齐。程宏把这个想法告诉沈灵,沈灵什么也没说,照旧叹了口气:只有那些钱,你自己决定吧!
  
  终于可以放手一搏并摆脱掉妻子的魔掌,程宏激动得一夜没睡,第二天就跟几个朋友去城中最火的酒吧考察。音乐、美酒、陆离的灯光……沉浸在这种环境下,程宏整个人都轻松起来。没有妻子束缚的他,像一只自由的鸟儿。
  
  暗箱操作
  
  沈灵暂停了繁忙的工作,她觉得两个人里需要有人来思考婚姻的未来了。她本来以为生意人的婚姻,也会像开公司一样,两个人只要利益一致,谁有能力谁就当家做主。可男女关系没自己想的简单。
  
  她耐着性子,开始读以前不屑于看的情感专家们的文章。一边嗤之以鼻,一边不情不愿地承认国情就是这么回事——比如明明自己比丈夫能干,就是不能直截了当去否定他的选择。如今,她不想看着餐饮店被转让,想帮他,可前提是自己得穿隐身衣,不留名。
  
  真憋屈!
  
  再憋屈也得做。沈灵动用了自己可以发动的所有社会关系,大热天的一个人东奔西跑谈业务,终于在一些老客户那里为餐饮店谈下几笔写字楼的大单子。虽然觉得有些多余,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告诉对方:我就是跑业务的,最后签合同得找程老板,“你就说是自己觉得店里的饭菜质量不错,想长期合作。”
  
  对方露出暧昧的笑,“我懂的。”
  
  正在为转让费焦头烂额的程宏,做梦也想不到店里的生意竟然又起死回生了。不为生意发愁,他也冷静下来,乐意和妻子分享当时的心路历程,比如自己确实又想逃避现实了,比如最开始接到业务单时怀疑对方是骗子云云。
  
  沈灵努力让自己笑得惊喜,还不忘暗示提点对方:“老公你其实很有经商才能,把这几单客户留住了,以后口碑就出去啦。”
  
  只有自信的人才会“不耻下问”。内心满足的程宏也不计较向妻子取经会不会掉价,主动向对方学习经营、管理、维持客户之道。
  
  至于这场冷战里谁最终赢了?谁都不承认自己是输家。沈灵陪着志得意满的丈夫勾勒未来蓝图,依然觉得万事都在自己掌控中。至于日后程宏会不会因为知道自己在背后搞的这些“小动作”又伤自尊继而又爆发婚姻大战——想这么多干嘛,现在好,才是真的好。
        了解餐桌上的毒素后你还敢吃吗-疾病防范各方面都要多观察-发烧所需要处理的几个关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