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局长与我作邻居

  家属院里驶进来一辆大卡,卡车里装着挺新潮的家具。卡车一停稳,那些站在家具空隙里的人便从卡车上跳下来忙忙地往车下卸家具。
  “这是谁的家具呀?”我问李玉。
  “局长的呗。”李玉说。
  “局长怎么搬来我们家属院呢?”
  “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局长与你作邻居!”
  “局长与我作邻居?!”我惊讶道,“局长看得起那房?”
  对门邻居搬走了,那房一直空着。那是顶楼,年久失修,热天暴热,冬天奇冷,漏雨不说,那面积还小得可怜——60平方米。
  “是暂住,”李玉说,“你以为局长看得起那房?局里要修新房子了,旧房子要拆了,重修,修跃层式。现在的领导,一上台,这里拆,那里修,局里的住宅楼修了才没有几年……”李玉在那儿发牢骚。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我说。
  说着,局长就来了。局长是个大块头,罗汉肚,从一辆奔驰轿车里钻出来。轿车的后面跟着一辆面包车。面包车里面钻出来几个笑容满面的人,其中有我们单位的头儿,另外几个是局里的中层干部。那些人从车里一钻出来便叽叽呱呱地走过去帮局长搬家具——拿一根凳子、抽屉什么的,往楼上走。
  “小秦,快过来帮局长搬家具,局长与你作邻居了。” 我们单位的头儿这样喊我。
  我忙不跌地跑过去:“局长,你好!”
  局长给我散了一根烟——中华!我拿着中华瞧。局长笑说:“我们是邻居了,今后多关照哟!”
  嗬嗬!我笑了一下,你是局长,我是小老百姓,我能关照你什么呀?我心里面这么说。
  “局长,你真幽默!”我瞧局长一笑。
  平时,局长很难得来我们单位光顾一次。我们单位小,二三十号人,工资、奖金全靠局长的恩赐。局长这次来我们单位暂住,是瞧得起我们单位,是我们单位头儿的功劳呢——据说几家下属单位都争着请局长去暂住。
  我把中华夹在耳朵上,拿一根凳子,跟在局长的屁股后面往楼上走。
  晚上,局长家里挺热闹,来了许多客人,都是些下属单位的头儿,还有一些跟局里有经济瓜葛的一些建筑公司的老板,一拨刚走,另一拨又来了。自从对门邻居搬走之后,这楼道里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局长来了,打破了我们这个单元楼的沉静。那些来潮贺局长搬迁的人个个都挺兴奋,热闹的气氛不时地从局长家的门缝钻出来又从我家的门缝挤进屋来直灌我耳,时儿一声爽朗的暴笑声,时儿一句奉承局长的讨好声……我讨厌那些人,巴结奉承算什么东西嘛!局长又不是乔迁新居,若是乔迁新居不知道还要怎样去奉承呢。妻子调侃我说:“你不要去妒忌人家嘛,你‘奋斗’到那个位置上了,自然有人来奉承你的。”“我才不喜欢那些巴结奉承之徒呢!”我跟妻子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将电视音量拧大,试图用电视音量来掩盖这热闹的气氛。可局长屋里太热闹了,电视音量压不过局长屋里热闹的气氛。我起身走进卧室,掩上门,躺床上睡,可怎么也睡不着。没办法,我只好起来又走进客厅陪妻子看电视……好不易清静下来,一看时间,凌晨一点钟了。
  第二天,我妻子在楼道里碰见局长太太,主动招呼,没有想到,局长太太傲慢得很,哼都没有哼一声。我妻子受到了冷遇,以后便不再招呼局长太太了,见了局长也不招呼。我心胸宽阔,不去计较,见了局长太太一笑:“你好!”局长太太不理我。我也不去计较。可有一件事却令我不愉快。原来,对门邻居还没有搬走的时候,我们两家人分工明确,楼道卫生双月双号负责,单月单号负责,一直保持得很好。对门邻居搬走之后,我也一直保持了这楼道里的卫生,就是三天不打扫,也不是很脏。可局长来了,走的人多了,楼道卫生每天得打扫。开初,我觉得吃点亏没有关系,人家是局长,忙,我多做点日后局长感动了也好对我有个照应。可照应个鬼呢?有一次,我的一位朋友听说我与局长是邻居,托我向局长打听一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有关招聘政策方面的事。晚上,我去敲局长的家门,敲了半天,局长太太前来把门打开,挡在门口,问:“啥事?”“请问局长在家吗?”“不在!”砰!把门关了。我心里一下子便不舒服了,一夜没有睡着。自那以后,我也难得去献&l
                                                               
                                                       
                                               
                                                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