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我和父亲

写下这个题目时,犹豫很久,除了在小学时代写过诸如“我
的爸爸”之类的命题作文外,在我记忆里,从未写过他,被他
知道会骂我:不务正业、净乱写。要不要写他,我不想写的那
么煽情,因为在我心里,他是那么平凡,那么固执的一个人,
其实想想骨子里还蛮象他的,象到一样的倔强、讷言。象到分
别去菜市场会买同样的菜回家。他文化水平不高,爷爷在我未
出生时就已去世,十六岁时,为了养活一家人,他去了遥远的
坦桑尼亚修筑铁路,每月寄钱回家。
穿越悠长的岁月,我极力想找寻一些值得去写的记忆。但
太模糊了,象蒙着云烟,唯一的一次,好象是领我去公园坐木
马,音乐响起,他扶着我,轮转之间,他变老了。
他从不表达对我的关怀,而我也象大多数孩子一样,那么
羞于表达对他的爱,对于他的糖尿病,每次他都会说没事,要
我别乱管。给他买的衣服和鞋他会先问多少钱,如果报出的钱
太多,他大抵是不要的,让我马上退掉。我每次买完衣物回
家,也通常都是先藏起来的,否则他会唠叨个没完,不会过日
子等,我也曾渴望离开他,远走高飞,过自己的日子,无拘
束,没人管。
为了照顾牛牛,两年前,他和妈妈也跟我来到沈阳,其实
我知道他是不愿意来的,因为人老了,是不愿意离开生根的地
方的,他一如既往的冷漠固执,除了他喜欢的牛牛,象天下所
有的老人一样,他惯着他,陪他玩。不让我大声说他,把对我
的爱,转移到了隔辈人身上,而我竟然是个那么不懂事的女
儿。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跟他吵,把他气的回了长春。有几
次梦中,竟梦到他去了,拼命的哭直到醒。我不知道如果那天
到来时,我会怎样。
我其实真是个幸福的人,每天回到家,他已把饭菜做好,
水烧好,每次的剩菜,他通常要包的,劝他也不肯。他就是这
么的固执到底。
而我也好想,他能偶尔听我的话,让我陪着他和妈妈,四
处走走,什么都不说,他总是能懂。

                                                               
                                                       
                                               
                                                白癜风的治疗药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