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你等我20年,我宠你余生

爱情,是一种怦然心动;是执子之手,相濡以沫;是海枯石烂,生死不渝。爱情更是一种责任,一种守护;是记忆全部消失,我只认识你的奇迹。
  
  现代人总说,爱情的保质期太短,即使熬过三年之痛,也难敌七年之痒。但树锋与味芳却用一辈子的时间,重释了爱情细水长流的模样。
  
  树锋与味芳的初相遇,是在一场婚礼上。豆蔻年华的味芳对风华正茂的树锋一见钟情,心存好感,可是却获知树锋已经有了未婚妻。
  
  在那个年代,一纸婚约仿佛泰山一般重,责任和承诺都不是随口说说,有了未婚妻和结了婚没什么差别,所以味芳只能将这一抹情愫深藏在心底。
  
  本以为这是一个有缘无分的故事,可奈何命运一再捉弄他们。树锋与未婚妻结了婚,并且生下一儿一女,可是好景不长,十年动乱里,树锋家中遭遇变故,妻子和女儿接连病逝,只剩下他和儿子。
  
  而味芳,却好像“一见树锋误终生”,面对所有上门说亲的,她都一一拒绝,直到42岁都没有嫁人。凭借出色的教学工作,她被升任为上海卢湾区教育学院院长,事业蒸蒸日上,却唯独缺了一个爱人。
  
  大概是天定的缘分吧,有一次有人来给他俩说媒,味芳与树锋再次相遇。面对这个曾让她一见倾心的男人,味芳不管什么“门当户对”,也不管他是“二婚还带个孩子”,义无反顾地决定嫁给他。
  
  新婚燕尔,还没来得及享受甜蜜,树锋就被下放到四川宜宾,这一去需要10年。味芳主动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在上海等你”。初见時的砰然心动,这时已经变成心若磐石。
  
  在味芳42岁那年,终于等到了命定的爱情,与苦等了20年的树锋成为眷侣。阴差阳错又走到一起的两个人,都找到了最懂自己的知心人。几十年的相依相守,琴瑟和鸣,他们的爱情惊艳了时光,温润了流年。
  
  之后随着儿子常年定居国外,树锋与味芳成了一对“空巢老人”,却也是恩恩爱爱,羡煞旁人。
  
  猝不及防的变数发生在十年前,那天下午3点,味芳出门理发,到了晚上6点还没回来。树锋心里焦急万分,赶紧报了警,最后警察将味芳送回家,对树锋说:“她是自己走去理发店的,在那里待了三个小时,说不记得家在哪里了。”
  
  听到这话,已近耄耋之年的老人脑袋“嗡”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老伴儿味芳已然患上了阿茨海默症(老年痴呆)。那一瞬间,他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妻子曾是雷厉风行的教育学院院长,一夕之间竟然会连生活了四五十年的家在哪儿都忘记了?
  
  从那以后,味芳变得如同4岁孩童般行动迟缓、记忆消退,有时甚至会在马桶里找发卡。然而忘得掉的是记忆,忘不掉的是相思。失智后的味芳不记得家在哪儿,不记得家里有谁,包括儿子,她不记得吃饭、喝药,但是唯独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老伴,树锋。
  
  树锋成了味芳这个“孩子”的全部,他却从不认为味芳是累赘。树锋从小学的是“仁、义、礼、智”,信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味芳在他人生低谷时等他爱他,40多年他们夫妻俩相濡以沫,而今她患上了老年痴呆,在生命的最后几十年,轮到他奋不顾身地报答她。他说:“她现在还认得我,我就要千方百计地照顾她。”
  
  此后的树锋与味芳,每日更加形影不离,他们一起去公园晨练,吃遍上海的美食,一起看京戏。走到哪,树锋都握着味芳的手。
  
  树锋爱拉着味芳的手,而味芳总会害羞,娇嗔地骂:“别发嗲了!”两个老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这样甜蜜而快乐。
  
  失智后的味芳依然是那么爱美,每天都要对着镜子梳头,别发卡,可是每次又都找不到,就会大声呼唤树锋。
  
  这时,树锋就会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备好的一板又一板的发卡。
  
  树锋对味芳的照顾令人动容,而味芳对树锋的依赖却引人心酸。有一次树锋得了肺炎去医院挂水,味芳就一个人在家里到处找他,从门口的鞋子,到柜子里的衣服,再看看桌上有没有纸条,最后趴在窗口一言不发地等着,谁劝也没用。
  
  味芳越来越像个孩子,越来越让树锋操心,面对这个不可避免的事实,树锋却用十年的精心照顾,让味芳无法治愈的阿茨海默症,发展得比同期病人缓慢很多。
  
  两位老人矢志不渝,不离不弃的爱情,感动了他们的外侄孙女——导演赵青和制片人冯都。她们姐妹将二老的故事搬上银幕,拍成了纪录片《我只认识你》。
  
  纪录片里,看不到失智老人的无助与不堪,相反,片中老人的天真更令人逗乐。味芳打扫卫生时,把鞋套套头上,自称是“清洁阿姨”,树锋笑笑说:“你哪里是阿姨,分明是尼姑。”赵青拍了这么久,味芳始终拿她当客人,每次都要带她参观房间。每当这时候,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然而笑过之后是更深的忧虑,树锋的年龄也很大了,照顾孩子般的味芳愈发力不从心。2013年,树锋不得不选择去了敬老院,可还没住院的味芳就开始闹腾:“家里又不是没地方,为什么睡别人家?”她像训学生一样训树锋,尽管树锋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味芳下一秒就忘了。
  
  树锋终于沉默了,他没有对着味芳发脾气,而是哽咽地对侄孙女说:“她现在还认识我,记得我,有一天连我都不认识了,该怎么办?有一天我先走了,该怎么办?”
  
  树锋照顾味芳的十年里,虽然充满不如意与辛苦,但这是岁月静好的幸福,树锋已经将味芳的病态当做常态,可以后的日子呢?谁能来呵护她的天真?
  
  尽管树锋一直在抵抗着天命,可味芳的病情还是在不可逆转地恶化,没办法进行交流,语言和智力也退化到0岁水平,甚至需要穿纸尿裤,每一顿饭都得打成糊状喂他吃。
  
  最让树锋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味芳不再记得他的名字,也认不出他的照片,只能勉强认识他的模样。可即使是这样,味芳依然跟他很亲近。
  
  原来,如果爱的太深,哪怕失去所有的记忆,也会无条件地亲近爱人,相爱,会成为一种本能。
  
  夜深人静时,树锋还是会一个人把影片拿出来看,静静地看着味芳三四年前的样子,回温着他们两人欢乐的恩爱时光。
  
  两个老人安静地坐在一起,味芳已经不记得树锋的名字,也认不出树锋的照片,但她勉强认识坐在她旁边的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和他挨得很近。
  
  爱情,是一种怦然心动;是执子之手,相濡以沫;是海枯石烂,生死不渝。爱情更是一种责任,一种守护。是记忆全部消失,我只认识你的奇迹。  
        一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北京哪个医院治白癜风效果好-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比较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