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先认输的总是父母

母亲常常给我们讲她与父亲的爱情故事。她与父亲是在春节对歌的时候认识的。那时老家的春节,邻村邻寨的小伙和姑娘们都会聚集在山梁子上对歌,父亲的歌唱得好,母亲听到,就悄悄喜欢上了父亲。她在人群里使劲地鼓掌,父亲也注意到了人群中一脸阳光的母亲。
  
  后来,外公把母亲许配给了一个富裕的人家,男方是当兵的。母亲死活不干,便和父亲坐火车出去打了一年的工,算是私奔。母亲讲着这些,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可我知道,母亲对外公一直怀着深深的愧疚。因为就在母亲生下我后的第三年,外公去世了,他在母亲跟了父亲后就一病不起。在此之前,母亲只回过一次家。依稀的记忆中,母亲伏在外公的床前大哭,任谁去拉都拉不开。每年春节,母亲都要带上我们几兄妹到外公的坟前烧香磕头。
  
  我长大后,心里就暗暗发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扔下母亲不管的。可是,没想到,母亲经历的事在我身上重演了。我是在高三的时候谈恋爱的,那时我喜欢邻座的一个女孩。女孩高考没有考上大学,选择复读。我鬼使神差地也放弃了去外地读重点大学的机会,又和她坐在了一个教室里。
  
  我记得我说要复读时,母亲抱着妹妹哭得天昏地暗,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复读是一个无法承受的风险。可我就是跟母亲犟着,即使母亲气得晕了过去。大学开学那天,父亲拖我上车,我逃掉了,之后一两个星期没回家。
  
  所幸的是,第二年,我们都考取了同一所大学,大学四年的时光异常缤纷甜蜜。可是,四年里,我几乎没给母亲写过一封信,只是偶尔父亲打电话来,我会问问她的身体。
  
  大学毕业,我和女友又在同一个城市找了工作。不久,我们结婚了。我记得我要买房子那年,到处借钱,甚至还向父亲开了口。父亲开始时对我说,儿啊,爹实在对不起你,眼看就要种庄稼了,化肥钱都没有呢。可是过了两个星期,父亲又来电话,说,儿子,我和你娘商量过了,你结婚要紧,我把钱给你打过去了,你去看看,五万块,是这个数不?
  
  结婚后,我更是很少回家,有时一连两三年春节都不回家一趟。直到父亲给我来电话,说,儿子,你快回来看看吧,你娘快不行了,我才意识到,我真的把母亲忘了。
  
  母亲走的那年,父亲告诉我,母亲的病是几年前就查出来的,医生说要几万块动手术。而那时我正忙着买房子结婚,所以母亲就把给自己治病的钱给了我。我跪在母亲的墓碑前,千呼万唤着娘,可是,再也听不到她答应我的声音了。
  
  当我的儿子上了高中,开始早恋,任我怎么教育、感化,甚至以脱离父子关系相威胁都无济于事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人间的亲情总是要输给爱情的。上一代输给下一代,亲情总是先退出,退到很远的地方去,退到时间的背后,默默地为那新的情感祝福着。而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是在用一种爱,依附在另一种爱的深深的寂寞里,甚至是最爱你的那个人的灵魂深处。
        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上海白癜风专科医院-如何治白癜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